如何看待货拉拉就女子跳车身亡致歉,并发布整改公告?

压力已经来到了货拉拉这边了,乘客意外离世,司机暂时被警方拘留,面对滚烫的民意,出公告整改是必然的选择。

毕竟舆论压力和一星差评,是真的来了。


%title插图%num

但话又说来了,事件的本质问题是什么呢? 我个人认为还是互联网浪潮下的新型用工关系矛盾。在互联网+下,互联网平台,该如何管理依附于自己吃饭的那些人呢?

其实近五年来,发生在互联网企业的劳动相关司法案件,是一直在跃升的。这反映了新经济的活跃,也反映了新经济下打工人和老板的矛盾永存。


%title插图%num

前有外卖员不幸离世,外卖平台称不存在劳动关系,只能给予人道主义赔偿。后有乘客押车不幸离世,拉货平台急急忙忙的出通告,承认自己存在的三大问题。


%title插图%num

那么问题就来了,穿着平台的衣服,在平台上下单,出了事却成了外包了,发现是没有劳动关系的。出了事说人也不是我的员工,平台就是个中介责任。这种事实,在很多人看来都是难以接受的。这看上去很不可思议,实际上却是真实的。

归根结底,这种现象是由于一个盈利法人的逐利性,也是由于平台的优势地位,由于互联网在狂飙,监管却没有及时跟上。

按照我们常人的理解,作为一个平台就是居中调和的,撮合用户和骑手,为什么有这么大能量?

第一,根据强弱分化的马太效应,一旦一家平台形成优势地位,每个人仰其鼻息的时候,弱势的反而是两段的乘客和骑手。

第二,一个基本的商业定律在于,企业逐利而生,为利而往。即使是互联网平台,也是如此。所以在劳动关系上,平台和乘客的关系上,实际上平台也是在不断的依据现行法律寻找对平台最有利的获利渠道。大数据杀熟,劳动关系交给第三方外包,皆是如此。

平台通过数据来连接万千用户,奔涌自己的豪门梦想。平台也在通过数据,来研究如何降低成本,最大限度的提高利润。这无可厚非,毕竟法无禁止即自由是民事领域的规则。但即使如此,监管不到位,就意味着乱象丛生,以后也不利于企业的发展。

平台不能管理骑手吗?准时宝,派单、差评都是平台的利器。可平台在用工关系上,却还是扭扭捏捏的。他们也不敢开了这个口子,这得多发多少工资。

一个差评,是实实在在的激化了骑手和用户的矛盾。但你说能管的有多狠,可你毕竟不是我的人啊,你加盟了我,可平台不是传统意义上跟着你的老板,对你的审核义务也是有限的。

所以,这就是问题的根源。互联网+,新型劳动关系,垄断是夹杂在一块出现的。

在互联网新平台下,平台如何改善自己和司机、骑手的关系,是不是应该担负起更大更多的责任。在新的浪潮下,政府和法律又能作出什么更好的应对方法,都是需面临的问题。

不过好一点的消息是,国务院反垄断协会所推出的反垄断指南,诸多法学界人士对于互联网+引发的劳动用工问题思考的呼吁,都是化解问题所必须的道路。

中国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周日正式发布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共6章24条,对垄断协议、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开展经营者集中等主要垄断行为的认定做了详细规定。例如,互联网企业为吸引客户通过补贴、折扣等开展促销活动,将被限制在“合理期限内”;对于难以举证的价格串通等行为,即使缺乏直接证据,也可按照逻辑一致的间接证据进行认定。

“互联网+”经济发展引发劳动用工形式的新变化,劳动用工问题逐渐显现,近年来多起集体劳动争议案例引发原因包括企业经营不善欠薪欠保、用工管理混乱、经营架构调整、互联网金融企业违法被处置等。上述案例中劳动者权益受损值得思考的问题有劳动者是否应当承担经营风险、劳动关系的认定、层层分包用工模式的反思、经营结构调整中劳动者权利、互联网金融从业人员风险等。据此,应当加强对“互联网+”劳动用工指导和监管;遏制层层分包用工形式,防止企业转嫁风险;用分层、分类方式处置涉嫌违法互联网金融企业劳动者权益;大力推进行业集体协商,促进行业自律;加强对新型劳动关系研究,构建新型劳动关系。
节选自陈嵘:“互联网+”背景下劳动关系的思考与建议

陈嵘:“互联网+”背景下劳动关系的思考与建议

互联网加班文化背后:全国互联网行业劳动司法案年增量五年翻两番_腾讯新闻

饿了么 43 岁外卖员送餐时猝死,平台称「不存在劳动关系,只能给人道主义费用」,这该怎么办?

© 版权声明
评论 抢沙发
的头像-IT趣味分享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